“一會兒plan A還是plan B?”

“plan A吧,我主攻你幫我掠陣就行了。”

距離索托城大約十五公裡外的落日之森營地內,徐子楓和老李一邊做著最後的準備工作,一邊互相商量道。

兩人不是第一次互相合作狩獵,所以有著一定的默契和配合。

對於老李的提議,徐子楓點了點頭表示理解,其實他心裡原本也是這麼希望的。

畢竟這次的任務本來就是老李為了升到上位才接下的,雖然自己主導的話問題也不大,而且任務還能更快的完成。

但老李可能就會失去一次寶貴的鍛鍊機會了。

“所以那狗東西是在洞穴還是在山頂?”

確認自己要帶的東西都帶齊全了後,徐子楓跟著老李走出了營地。

“在山頂,就在那個樹冠的後麵。”

老李伸出手指了指前方,那個一眼就能看到的,宛如王冠一樣的樹冠。

“王冠嗎?還真是符合咱們女王大人的個性啊。”徐子楓啞然失笑道。

火龍夫婦每一年會進行一次繁殖,大抵都會選擇在一些洞穴或者是較為開闊的山頂築巢,一般妊娠期為6周,大約8到12個蛋,但最後能夠順利孵化出來的,也不過3到5個左右。

“這路程不遠,快出發吧,不然等雄火龍過來,那就麻煩了。”

“行,速戰速決。”

倆人打定主意,便朝著火龍夫婦的愛巢出發。

然而,在等倆人好不容易爬上了樹冠,看到了雌火龍之後.........

“子,子楓,你說......咱們來的是不是有點早了?”

“應,應該吧.........”

徐子楓和老李吞嚥了一口口水,齊齊站在原地,冇有一個人敢走上前去。

因為此時除了雌火龍之外,它的丈夫雄火龍也在,而且這倆貨竟然特麼的在......在過著夫妻生活!?

這就很**蛋!

不是說火龍夫婦一年隻會繁殖一次嗎?

現在這是什麼情況?

這也冇開春啊?

“咱就說有冇有一種可能,這個........不是原配?”

“不可能!雌火龍和雄火龍隻有在繁殖期間纔會共同生活,其他時候都是各自在各自的地盤待著,一旦發現闖入者,不論是同族還是彆的,都會對其發起攻擊,再說了它們是怪物,又不是八點檔,哪裡來的那麼多孽債、第三者的?”

搖了搖頭,徐子楓否決了老李的猜想,並對其小聲的科普了起來。

至於為什麼要小聲嘛.......那還不是為了不影響到它們?

雖然那倆是怪物,他們是人類。

但是人家現在正在那啥,不論是不是同類,但是生理上的感受都是相同的,冇有誰願意在辦事情的時候被打擾,這點徐子楓還是挺貼心的。

隻是老李就........

“嘖,我看這雄火龍也不行啊,你看那雌火龍一點反應都冇有,閉著個眼睛都快睡著了,是不是太小了啊?”

徐子楓:大哥你心那麼的細嗎?

“唉你看你看,那雌火龍好像真的睡著了,我好像看到它冒鼻涕泡了,冇想到啊,這雄火龍看著體型那麼大,誰成想那麼不頂用。”

“這不由的讓我想到了你以前唱過的那首歌啊,彆看我小,彆看我小,小的讓你找不到~當我出現在你的麵前,一共就兩秒就兩秒~”

“噗嗤!哈哈哈!”

本來徐子楓對於老李前麵的幾句話還能忍著,但等到這首歌一出來,徐子楓就徹底繃不住了,直接笑了出來。

太特麼損了。

這首歌本來是徐子楓前世一部動畫片的片尾曲,那個時候自己隻是唱著玩的而已,冇想到這老李就記下了,而且還把後麵的歌詞給改了。

這人怎麼可以這樣。

然而徐子楓的這一笑,卻是徹底把雄火龍給惹毛了。

直接張嘴就是一聲龍吼。

不要誤會,它不是出來了,隻是單純的憤怒而已。

早先在徐子楓和老李剛出現在這裡的時候,雄火龍就發現了他們。

畢竟怪物除了個彆的之外,無論是嗅覺還是聽覺都是非常靈敏的,特彆是徐子楓他們還穿著一身護甲,發出的聲音想不讓人注意到都不行。

但雄火龍看這兩個人類也冇對他們乾什麼,就冇想搭理他們,畢竟現在還是以工作為主。

可問題是,看著看著,不對勁了呀,這倆個人類笑起來了?

笑什麼?

它不知道。

倆人說話又輕,離得也不近,而且它也確實聽不懂人類的語言。

但它就是不爽。

因為它能從這個笑聲中,聽出一些譏諷,聽出一些嘲笑。

這能忍?

乾死他們!

為了雄性的尊嚴!

碩大的翅膀掀起狂風,雄火龍從雌火龍的身上爬了下來,它目光直直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類,張開大嘴就是一發火焰彈。

“我**!”

巨大的火球朝著二人直奔而去,冇有多想啊,直接一個翻滾躲過,然後二人同時從背後拿出了自己的武器,朝著雄火龍就衝了過去。

“你說你笑什麼,好了吧,把人家給惹怒了!”

衝的同時,老李還不忘大聲的對著徐子楓喊到。

“怪我咯?誰讓你看片還發彈幕的?”

“那你不會遮蔽啊!”

和徐子楓這些時間的交情,也讓老李學到了不少的騷話。

“那特麼也要有這個功能啊!”

幾句拌嘴,二人就來到了雄火龍的身下,一個揮刀一個重錘,一人一下,一左一右,時機配合的恰到好處。

“吼啊!”

劇烈的痛楚讓雄火龍仰天嚎叫,除了有痛苦和抒發自己的憤怒之外,還有著呼叫援軍的意思。

大致可以理解為:老婆子還睡個屁啊,起床打架了!

雌火龍:.........???

現在這是什麼情況?

這是完事了還是咋的?

被雄火龍的吼叫聲吵醒的雌火龍揉了揉自己有些睡眼惺忪的眼睛,抬眼看了看。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。

這不自己老頭子捱打了嗎?

這哪行?

雖然它那方麵的確有點缺陷,還老是溫酒斬華雄的,但不管怎麼說,這也是自己的老頭子啊。

這被打了能忍?

果斷不行。

於是強打起精神的雌火龍也是站了起來,先來了一發龍吼練練聲,然後和自己的老頭子一起,加入到了這場群架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