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。

和煦的陽光從窗外灑下,企圖喚醒沉睡的人們。

然而它們卻遇到了自己的一生之敵——窗簾!

屋子內。

白色的身影在廚房內辛勤的勞動著,是一頭美短模樣的貓咪,隻不過和尋常貓咪不同的是,它卻是用雙足站立的,就像人類一樣。

艾露貓。

這是一種和人類共生共存的獸人族。

雖然它們並冇有獵人那樣強大的戰鬥能力,但頭腦卻異常的靈活,而且學習力也很強。

無論是做飯,還是在戰鬥時進行援助。

這些艾露貓們,總能完成的非常好,並且更是有過多次在戰鬥時救自己的主人與危難中的壯舉。

因此,它們也逐漸成為了獵人們所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。

徐子楓的艾露貓,名字叫做乳酪。

這名字是他前世家裡那隻乖女兒的名字,因為兩者實在是長得太像了。

都是那麼的可愛。

以至於徐子楓都不捨得讓它去參加戰鬥。

對於乳酪,徐子楓的要求隻有一個。

那就是吃好、睡好、玩好,非常的簡單。

是的,他是一個貓奴,也是一個女兒控。

隻不過乳酪畢竟不是真的寵物貓咪,它是獸人族,是除了不會說話之外,彆的都和普通人類一模一樣的獸人族。

所以即便徐子楓不讓,它還是自己偷偷的去學習了廚藝和一些戰鬥技巧,為的就是希望能在將來可以幫助到自己的主人。

對此,徐子楓隻能表示冇辦法。

腿長在自家乖女兒身上,難不成打斷了不讓她走?

這不現實啊。

隻不過跟著自己出去戰鬥,那還是不可能的,最多就在家裡煮個飯吧。

於是,屬於乳酪的煮飯婆生涯就這麼開始了。

但她也不氣餒,反正隻要能幫到自己的主人就可以了。

“喵嗚~”

將早飯準備好,乳酪先是將自己的爪子清洗乾淨,然後就來到了徐子楓的床頭,開始輕聲叫喚了起來。

“嗚.......五分鐘,再讓我睡五分鐘......”

睡眼朦朧,被吵醒的徐子楓有些迷糊的開口說道,同時還將一隻手從被窩裡抽了出來,準備安撫一下自己的愛貓。

可誰知手剛搭上去,觸摸到的,並不是往日熟悉的那股細膩的毛絨感,而是一種稀稀拉拉的感覺,就像是掉毛了一樣。

嗯?!這是怎麼回事?

一下子,徐子楓瞬間清醒,連忙睜開眼睛,想要看看自家乖女兒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。

結果一轉頭,看見的並不是自家乳酪那張可以治癒人心的小臉,反而是一張滿臉胡茬的刀疤臉,同時嘴角還掛著一抹屬於老菜皮的專屬微笑。

“我**你瑪啊!”

一甩手就是一個枕頭朝著對方砸了過去,然後徐子楓直接就是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跳了下去,抄起一旁的椅子就是狠狠的往下一砸,然後開始拳打腳踢了起來。

“哎喲不是.......”

“哎呀我.......”

“是我......”

“彆打了!”

“救命啊!!!”

五分鐘後...........

“你說你,你脾氣......脾氣那麼暴躁乾嘛,我,我不就想給你個驚喜嘛.......”

飯桌上。

老李手拿著一個雞蛋在臉上敷著,語氣有些委屈的說道。

此時他的臉上,除了有一條猙獰的刀疤之外,還有滿臉的淤青,嗯,被徐子楓打的。

“驚喜你個鬼啊!神經吧你,你丫的一點聲音冇有站在我床頭是想乾嘛?挺高一大個,往那兒一站跟特麼給法老看墳的阿努比斯似的,好懸冇給我嚇走了,還驚喜?我告訴你我抽你都是輕的了,要不是刀在客廳裡,你信不信我分分鐘送你回老家!”

一提起剛纔那事,徐子楓就來氣,把筷子用力的往桌上一甩,指著老李的鼻子就開始罵了起來。

他剛纔是真的被嚇到了,也得虧是自己心臟好,反應快,不然估摸著早就被閻王老子請去喝茶了。

當然,這也不是說老李長得醜,而是他的那張臉根本就不能笑,一笑吧那條刀疤就會跟著嘴角一起扯動,看上去是特彆的猙獰,特彆的滲人。

“這不是,不是想讓你第一眼就能看到我嗎......”

“你可拉倒吧!我咋那麼稀罕你呢?還第一眼就能看到你,我差點被你送走了你知道嗎!”

“那我.......”

“得了吧,有事說事,彆給我整這死出的。”

揮了揮手,徐子楓有些不耐煩的說道。

還冇完了,這話題再繼續下去,估計都過不了稽覈了。

“嘿嘿嘿,還是你瞭解我哈。”

猥瑣的一笑,老李賤嗖嗖的把一張任務單從懷裡掏了出來,放到了桌子上。

“狩獵雌火龍?不是吧這任務你不行?你玩我呢?!”

看著桌上的任務單,徐子楓的第一反應就是對方在跟他開玩笑。

彆以為老李那麼多年一直都是下位獵人,就覺得他實力弱。

其實不然,老李的實力徐子楓是最為清楚的。

雖然可能打起來會有些吃力,但肯定不是毫無勝算,更不至於親自一大早的就來到自己家找自己求援。

這不符合常理啊!

看著徐子楓詫異的表情,老李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開口解釋了起來:“其實如果隻是雌火龍的話,那肯定是冇問題的,但........我昨天晚上去的時候才發現,它,它懷孕了。”

“懷孕了?那又怎麼了?孩子是你的?”

“噗!”

“你在想什麼啊!”

徐子楓的一句話,讓老李直接就把剛喝進嘴裡的水,給全數噴了出來,直接給一旁的乳酪來了個透心涼。

乳酪:我真的會謝!

“那雌火龍懷孕跟你有什麼關係啊?”

一邊幫乳酪擦拭著臉上的水珠,徐子楓繼續問道。

“嘖,還和我有什麼關係?雌火龍懷孕代表什麼?代表著雄火龍肯定就在附近啊!你讓我一個人打兩頭飛龍種啊?這怎麼搞?”

此話一出,徐子楓也是一拍腦門,然後恍然大悟了起來。

的確,雌火龍在繁衍的時候,都會有雄火龍在一旁守衛其安全。

按照老李的實力,打一頭飛龍種或許還冇什麼,但是兩頭的話,那就很難說了。

“難怪,我說呢你怎麼想到找我幫忙了。”

“其實我也不想麻煩你的,但問題是我剛剛去公會想找人幫忙的時候,發現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,我熟悉的那些竟然全都不在!

剩下的要麼是不熟的,要麼是吵過的,我這不冇辦法了嘛,這還有半天時間,馬上24小時就要到了........我,你說我這,要是罰款就算了,這要是直接降級我真的哭都冇地哭去。”

降級,這是老李絕對不能夠忍受的一件事,他好不容易纔走到了今天,眼看馬上就能到達上位了,這要是突然來那麼一下,那他之前的努力豈不是全白費了?

所以,此時的他,也隻能將希望放在了徐子楓的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