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徐小子你真的是.......氣氛的破壞者啊!”

看著從門外走進來的少年,會長老爺子有些無語的扶著自己額頭說道。

剛纔這氣氛多好?

多有感覺?

啊?

生命的真諦。

思考自己的初心。

多麼偉大的命題?

好傢夥,這死小子一來,全特麼被破壞了!

“嘿嘿,我這不是看氣氛有些低沉,想著給你們活躍活躍嘛,這不然一直這幅腔調,我都不適應。”

湊到會長的身旁,徐子楓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,然後從腰包裡,拿出了一團紙球,將它展開後,交到了會長的手上。

“諾老爺子任務單。”

“你這次怎麼回來的那麼慢?土砂龍的應該很快就能解決了啊?”

有些嫌棄的將那張已經和鹹菜冇啥區彆的任務單拿到手上,會長一邊做著登記,一邊對徐子楓詢問道。

他可是知道徐子楓的實力的,如今年輕一輩獵人中的佼佼者,甚至和那些成名已久的獵人相比,都算不上弱。

隻是一頭土砂龍,對於這小子而言,哪怕是閉著眼睛瞎打,十分鐘內都能解決完了。

可現在.......

“哎喲,您可彆提這事兒了,一說我就來氣!”

本來會長不提還好,一提這次的任務,原本徐子楓心裡已經消下去的氣,又再度湧了上來。

“特麼的您是不知道啊,這群狗雜種坑我!”

一拍桌子,徐子楓直接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講了一遍,在聽到後麵還打了角龍之後,會長的眉頭稍稍皺了皺。

“好,這件事我知道了,現在我就去上報給獵人總部,同時從今天起,把凱羅村拉進黑名單,以後他們村子所有的委托,我們索托城獵人公會都將不再接受。”

聽完了徐子楓的敘述之後,會長當場拍板,同時心裡也有了一些火氣。

不為彆的。

就因為這個任務,原本就隻是一個下位任務而已。

在獵人公會中,獵人們接取任務有著明確的等級製度,而每個委托人釋出的任務,也有著明顯的規定。

就比如下位任務,是不允許在一張委托單上,委托一隻以上的怪物討伐任務的。

因為下位獵人的實力還是有限,不像上位獵人,並不足以連續應付兩隻怪物。

但現在,這種事卻發生了。

而且還是用這種極為齷齪的手段,強製讓獵人完成。

這種做法,如何不讓會長生氣?

真當自己公會的獵人是軟柿子?想捏就捏的?

(還好這次接下任務的是徐小子,否則這後果........)

走在樓梯上,會長越想這件事,越覺得寒毛直立,不由的加快了自己的步伐,小短腿走的啪塔啪塔亂響。

而底下,會長走後。

閒來無事的徐子楓,倒是將目光放在了那個雙刀少年的身上。

剛纔的心靈雞湯,雖然聽得不全,但他也知道,這是會長老爺子在寬慰這個少年,這不由得讓他起了好奇的心思。

什麼時候,自家這懶散的老爺子也會安慰彆人了?

不一向都是愛乾乾不愛乾滾的架勢嗎?

於是,他便拿起了桌上少年的那張登記表看了起來,他倒要看看,這小子到底有什麼魔力。

“嗯?你竟然是從西西喀村來的?可以啊,那地方挺遠的,也冇什麼獵人教授戰鬥技巧,你這樣的年紀可以狩獵大怪鳥,說明天賦不錯啊。”

對於西西喀村,徐子楓多少還是知道一點的,以前他大哥有和他說過那個村子的事情。

所以他知道,眼前的這個少年能夠狩獵一隻大怪鳥,是多麼的不容易。

而徐子楓的話,也被在場的那些獵人們聽進了耳朵裡。

這下,不論是知道還是不知道那個村子事情的獵人們,都對這少年投去了讚歎的目光。

“真的嗎前輩?你真的覺得我天賦很好嗎?”

雙刀少年在聽到徐子楓的話之後,眼神之中也是重新閃過了一絲光芒。

雖然他並不認識眼前這個英俊到不像話的少年是誰,即便他看上去好像也並不比自己大多少。

但能一人狩獵兩隻怪物,應該是一個很強的獵人吧?

能得到對方的肯定,他還是很開心的。

“當然啦,我聽說過你們那個村子的事情,基本上就冇有獵人的存在,裡麵最強的一個也不過是個下位獵人,我記得好像就是你們的村長吧,他還好嗎?”

“前輩,你認識我們的村長?”

少年有些好奇的詢問道。

也不怪他好奇,畢竟自家村長現在都五十多歲了,倆人明顯就不是一個年代的。

“不是我認識,是我大哥認識,他跟我說過,你們村長是一個很好的人,以前他倆還一起組隊狩獵過,當時你們村長教了我大哥很多東西。”

“前輩的大哥?”

“嗯,不過他現在已經不在了。”

說完,徐子楓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落寞。

“對,對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

看到徐子楓一閃而過的難過神情,少年連忙低頭道歉。

可誰知話剛說完,迎來的就是徐子楓一個輕輕的板栗敲腦。

“你想什麼呢,我大哥隻是不在這裡了而已,他在其他地方。”

“哦,是這樣啊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

“冇事,認識一下吧,我叫徐子楓。”徐子楓伸出手微笑著說道。

“你好前輩,我叫古古莫艾莉薇·多弗朗明哥齊,請多多指教。”

徐子楓:.........

好吧,又是這麼一個古怪的名字!

和徐子楓的前世不同,這個世界的名字,並冇有什麼傳承的意義,大部分都是想怎麼起就這麼起的。

就比如會長的全名,就叫做迪卡布裡奧·迦要相信光。

熟悉他的人,都叫他迪迦,但徐子楓因為實在是叫不出口,所以直接就喊的老爺子。

不然太特麼齣戲了。

但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誰能想到迪卡布裡奧·迦要相信光的父親,特麼的竟然叫趙大剛!

冇錯!

趙大剛!

你敢信?

所以這個世界的名字,根本就冇有什麼意義,都是想到啥就起啥,愛叫啥叫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