纵然老六不堪大任,但他心中,老六才是他愿意扶持的那个人。

他不喜欢皇后那个满腹心机的女人,又怎么会喜欢南宫胤?

就算他身负天下归一这样的预言,文帝还是意难平!

南宫胤也憎恨他,既然父子之间已经闹成这样无法挽回的局面,他为什么要推一个憎恨自己的儿子上这皇位?

他倒不如,选择自己最爱的那一个儿子。

几番心思之下,文帝心中有了决定。

“来人。

“老奴在。

”宁公公推开门进来。

文帝冷道:“去查查,皇后出宫做什么,让影密卫亲自去监视。

“老奴遵命。

宁公公又退了下去。

吩咐了之后,文帝还是觉得心头思绪万千。

他索性起身,出了御书房。

“参见皇上。

门外的宫人连忙跪地行礼。

“朕出去走走。

“不许跟上来。

文帝一个人走了,身影消失在了深秋冰冷的夜里。

他去了上清殿,立储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和太上皇商议的。

虽然太上皇名义上不管朝堂中的任何事,但他已经习惯了,凡是个大事,都忍不住想要去问问太上皇的意思,生怕自己办得不好,让太上皇看不起自己。

文帝心头一直都有一个疙瘩。

他是父母的长子,是该做太子的人,但他没做太子,因为父母想要立他的弟弟为储君。

他这个皇位,该是他弟弟,寒王的!

他时刻记得,自己不是父母的第一选择,皇位是靠许太师等人,为他谋划而来的。

许太师是他父皇身边的老臣,他弃了青梅竹马的恋人杜贵妃,选择迎娶许太师之女为妻,就代表他选择的是皇位。

现在做了这么多年的皇上,还是觉得如履薄冰。

他看似掌握了生杀大权,但是实际上呢?他要左右平衡,连最爱的人,最爱的儿子……都只能驱逐到很远的地方。

文帝一个人行走在长长的宫道上,四周夜色深沉,他忽然便觉得心思繁重,一瞬间就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情。

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走到了上清殿。

殿内灯火通明,太上皇还没就寝,一个人抱着酒坛子喝酒。

这殿内也没有一个伺候的人,连文帝去了,都没有人通报太上皇一声。

文帝走了进去,闻到了浓重的酒味,忍不住道:“父皇,您又喝酒?”

太上皇酷爱喝酒,没别的爱好了,经常一个人喝醉,醉了醒来,又继续喝。

太上皇也是很少出上清殿的,自然,上清殿也很少有人来。

文帝身为人子,一年到头来的次数也不过一只手。

今夜太上皇看到文帝来了,他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。

“来做什么。

”太上皇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。

文帝恭敬的行完礼,便在一侧落座。

“朕来看看父皇。

太上皇笑道:“我一个老头子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