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5章心怀鬼胎

石室内,超子凑着鼻子到处嗅道:“怎么有股臭烘烘的味道?”

查文斌看向胖子,后者摊开双手凑在鼻子下面,立刻又缩了回去。

“我去方便一下。”说罢,他转身就要走,却又听查文斌喊住他道:“别洗了,今晚就留着吧,对你没坏处。”

查文斌折着那柳枝,二话不说,对着那棺材里的尸骨就抽了起来。

“手接金鞭天地动,脚踏七星五雷云!”口中这么喊着,脚下天罡步一同踩出,每踩中一个星位,对应的就可以挥打一鞭。

“六丁六甲随吾行,凶神恶煞不得近!”

“天无血气,地无血气,天平地平,煞到宁行!”

这便是打鬼咒,配合专用的步伐和手决,再加上柳枝,方能达到“柳树打鬼,越打越小”的效果。也就抽到第五鞭时,下方那个通向下水道的豁口里传来了一阵“呼啦啦”的声音。

查文斌停了下来,不等超子前去查看,便见一个脏兮兮的脑袋从下方探了出来,那圆不溜秋的活像是个瓢。

这个人就是何大奎收的徒弟,名叫李权。这家伙钻出来的一瞬间,脑袋上便像是顶着三个巨大的问号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

要说这家伙是装傻,那倒也不是,他不过是个心智被人迷了的人。可人若是不贪,又怎么会落得个如此下场呢?正是因为他的贪,才让邪物有机可乘。

所以,盗墓这行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,得看自己的八字够不够硬。

提上来一问,这家伙的记忆仅仅停留在何大奎失踪之前,关于后面自己干过什么事儿他声称全忘记了。

“就问你一句话,你师傅何大奎是不是你害的?”

支吾了半天,那李权也不承认,只说自己脑袋是迷糊的,怎么会从下水道里钻出来。其实他这是已经被邪魔脱离控制之后的反应,但也全是。一个人性格变的贪婪,并不是简单的邪魔附体就能解释的,自己也必须是怀着一颗祸心才能叫对方有机可乘。

要是面对其他人,估计还真就拿这李权没办法,可他遇到的偏偏是一群不讲套路的人。对付这种人渣,胖子有一万种办法。

“算了,别跟他废话了。我看这口棺材就不错,给他埋里面跟这个骷髅一块儿作伴。”不分由说的,抓起李权一把就推了进去,再和超子一起将那棺材板板合上,抄起锤子就砸钉子。

那“咚咚”声敲起来,谁扛得住?李权这会儿明白了,这些人不是在吓唬自己,他们可能真的会杀人。

一顿求饶,哭爹喊奶奶的,终于是再度被放了出来。面对曾经的师娘,这李权是竹筒倒豆子,一下就全部招了。

原来,这李权根本不是有意来学徒的,他早就知道这个地方有座墓,一直心心念念的惦记着。原先这儿开了个店,他没办法小手,等转让时,又让何大奎占了先手,这才想起以学徒的名义接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